【文豪野犬/BG向/長篇】綠螢飛舞

*大寫+花式OOC

*渣文筆

*繁體注意



章之二十七


看到芥川中了陷阱,螢的拳頭握得更緊,連血都流出來了,然後聽到霍桑和米切爾的大放厥詞,螢咬到嘴唇都出血了,他們了解芥川的什麼?不知道敗北和屈辱為何物?芥川比任何人都了解這些滋味,儘管如野狗般的身在泥濘中,即使滿身是傷,芥川也比任何人想獲得那個人的認同!螢從來不是一個愛計仇的人,但只有這兩個人…只有這兩個人她絕對不會原諒,也不會放過!螢冷酷的看著身上多了好幾個洞的米切爾和狼狽的霍桑,心中連一絲絲的憐憫都沒有。


螢看了自己背包裡的物品:一把短刀、幾樣藥品,她沒辦法對付霍桑,但如果是米切爾…她可還記得以前她丟石頭的技巧是挺不錯的,雖然沒辦法刺進要害,但如果配上毒藥…腦海中快速閃過幾個配方,螢嘴一抿開始調配毒藥,然後塗抹在刀尖上,她是醫生,自古醫毒一家,而且她知道應該要刺哪裡,她垂下眼簾,歛起氣息,悄悄繞了一大圈到滿身是血的米切爾身後的障礙物,爾後站出來用盡全身力氣把短刀擲出,短刀像隨了螢的心願般正中了米切爾的背後,米切爾驚訝的往後看到了滿眼仇恨的螢,「下地獄去懺悔吧,妳的罪是傷害我的戀人」螢冷漠的對米切爾無聲的做口型,然後毒藥按照螢的計算一樣開始作用,螢不去管掙扎的米切爾,她知道依據自己配置的藥量,米切爾大概只剩下幾分鐘時間好活,就算身負異能,身體還是一般人,只要那身體不是鐵打的螢的毒藥就可以要了她的命,螢迅速的藏好自己,等到她做完這些意識已經有點模糊了,這是螢第一次奪取別人性命,而她一點也不後悔,這是螢在沉入黑暗時唯一的想法。


霍桑回頭卻發現已經斷氣的米切爾,驚愕了一陣,芥川卻認出了插在米切爾背後的那把短刃正是他前些日子送給螢做為防身武器的東西,他幾不可查的皺了下眉頭,果斷地把這件事放在一邊,在他好不容易把霍桑打敗後,芥川走到米切爾的身體旁抽起那把短刀,刀刃上除黑褐色的血跡,還有看起來詭異的綠色斑點,以芥川的眼力看的出來這把刀沒有刺重要害,讓她致命的應該是塗在這把刀上的毒藥,他沒有多看米切爾的屍體一眼,扔下刀逕自走到她身後的障礙物後面,然後看見了差點讓他心臟停止跳動的畫面:螢意識不明的躺在地上。


芥川趕忙抱起螢,感覺到她還在呼吸,除了手上和嘴唇上流出的鮮血和潔白的裙襬上沾上的血汙,螢幾乎是毫髮無傷,這兩個發現讓芥川如釋重負,這時螢抖了抖睫毛,毫無預兆的睜開眼,對上芥川深邃的黑色眼睛,「龍之介…」螢看向芥川,「妳為什麼在這裡?妳知道這裡有多危險?」芥川怒聲詢問,緊抱著螢把臉埋進螢的脖間悶聲問:「妳知道我看到妳倒在地上時我有多害怕?」,「對不起…但是我不想再看到你受重傷回來…我一路跟著你,看著你苦戰,然後我…」螢環繞住芥川,沒有完成句子,芥川知道接下來的話,「然後妳就下手了」他接下去,「對不起…但我實在看不下去…那些人根本不了解龍之介卻這麼大放厥詞」螢低著頭感到委屈,好半晌芥川都沒有吭聲,螢開始擔心是不是芥川真的生氣了,「下次別再這樣做了」芥川嘆息。


螢聞到芥川身上的血腥味,發動了自己的異能,的確是治好了芥川的傷,但是她自己身上的傷卻一點癒合的跡象都沒有,芥川察覺到了這點,難不成…「螢,妳的異能,只能治好別人,卻治不好自己嗎?」芥川抓住螢的肩膀質問,螢垂下視線,看螢這態度,芥川就知道他說的是真的,他忽地抱住螢的身體,緊緊的、彷彿是要抓住什麼似的,「妳是我的」好一會芥川才擠出這句話,「恩,你的」我是如此的深愛著你,即使遍體麟傷,螢閉上眼睛反抱他,在斷垣殘壁之下,兩個人維持了這個姿勢好一段時間。


等兩個人回到總部之後,芥川堅持要先替螢包紮手上的傷,「其實只是小傷…不用幾天就會好了」看著自己包得跟太宰治一樣的手臂,螢無奈道,芥川瞪了她一眼,螢只好用委屈的眼神縮進他的懷抱裡,嗚嗚嗚,幫男友幹掉了敵人還要挨罵,這麼不合算的事老娘以後不幹了,螢在內心抱怨,她對於刺米切爾那一刀一點後悔也沒有,傷害了芥川還讓她死的那麼容易已經算便宜她了,然後螢就聽到了黑手黨竟然拿偵探社的非戰鬥人員去釣組合的消息,還有另一個消息,那就是森鷗外解開了Q的封印。



评论(2)
热度(12)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