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BG向/長篇】綠螢飛舞

*大寫+花式OOC

*渣文筆

*繁體注意



章之二十六

 

芥川靜靜地抱住螢,螢只有二十歲,就已經如此深黯人心,那是經歷過些什麼才讓她如此呢?芥川忍不住心疼地想,螢垂下眼簾,她知道芥川的想法,她也不否認,自從八歲她的父母過世之後,她全憑著她一股認命不認輸的性子掙扎著生存下來,跌倒受傷什麼當然不在話下,也不是沒有輕生的念頭,但是想到時常來找自己的芥川,如果她不再誰替他療傷呢?於是還是咬牙撐過來了,現在回想起來,似乎自從那日的相識,芥川一直都是她活下去的動力。

 

「好了好了,別這麼傷感的,這不像龍之介,今天不是也有工作嗎?趕快去吧」螢拍拍芥川的手臂,對他露出溫柔的微笑說道,「恩」芥川依依不捨的鬆開手臂,輕輕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便轉身走出醫務室,螢看著芥川的衣襬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圈,心裡卻沒來由地感到擔憂,芥川今天的工作跟其他的不一樣,這回是由森鷗外親令芥川去對付組合的人,跟芥川一起執行任務的是上次在電車上搞爆炸的梶井基次郎,要對付的人是瑪格麗特.米切爾和納撒尼爾.霍桑,就是螢那天看到穿著誇張的華麗禮服,把自己打扮的活像美國內戰時期的南方佳麗似的短髮女子和看起來一副嚴肅模樣的牧師,還是神父?不管了,總之,看起來不是什麼好解決的角色,梶井變成如何她不是太在意,但是她再也不想看到芥川拖著一身重傷回來。

 

螢坐在窗邊思索了幾秒,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她丟下醫務室裡的一切,靜悄悄的跟到了芥川身後,因為螢刻意削減了自己的存在感,芥川沒有發現,螢就這麼跟著芥川一路來到了港口邊,看著芥川因為海風的關係咳嗽不已,她心疼的不得了,芥川的呼吸系統特別虛弱,老是在咳嗽,雖然目前在螢的調養之下已經好很多了,但偶爾還是會咳個幾聲,最後芥川停在一條窄小的路間,螢躲在離現場有一段距離的障礙物後面,憑藉著自己優秀的視力看著戰況。

 

芥川的羅生門竟然可以變成別的形狀,螢這是第一次知道,現在的羅生門看起來像一根根從地面上長出來的尖刺,成功的刺穿了米切爾的身體,不過螢以醫學的角度看來,羅生門並沒有刺中她的要害,雖然可能下半輩子沒辦法動了,但不致死,霍桑也慘遭羅生門刺傷,看起來狼狽至極,但是狀況要比米切爾好的多,戰場上的芥川螢是頭一回見到,看起來冷漠、慵懶、不可一世、凶狠,彷彿高貴的、帶著荊棘的黑暗之花,吐露著血腥之氣,那是螢所不知道的芥川的另一面,「黑手黨的…刺客嗎?」霍桑嘴角流著鮮血喘息,「感覺怎麼樣?組合的俗家修士」芥川面無表情地問,俗家修士?這裝逼的名詞芥川從哪裡知道的?螢皺起眉頭在心裡頭吐槽。

 

「糟糕透頂…感覺就像碰上惡魔了」霍桑揚起一個不帶笑意的笑容,你才是惡魔!你全家都是惡魔!螢狠狠的瞪著霍桑,「姑且問問你叫什麼名字吧」霍桑說道,芥川不帶一絲表情的回答:「惡魔」,你為什麼要承認?螢腹徘,「呵呵,那麼這裡就是黑門山了…那麼,你就是神給身為僕人的我所降下的試煉了?」霍桑像是想起書中的有趣情節般笑起來,「你若是如此渴望試煉,我就在此滿足你吧」芥川用冷酷的語調說出如此中二的台詞。

 

羅生門進攻了,但是卻被霍桑周身的血色文字形成的牆壁檔下,顯然這就是霍桑的異能,就性能來說和羅生門不相上下,兩者都是輔助性異能,在誰都沒有優勢的這場戰鬥中,比的就是意志力和操控異能的熟練度以及潛在能力,「別叫我俗家修士,我可是牧師,和那些羅馬的歷史殘留物是不一樣的」霍桑說道,「你以為這種程度就能測試出我的信仰有多深嗎?渣仔」一道赤色文字脫離霍桑的手擊向芥川,芥川以羅生門抵擋,螢又氣憤又擔心,指甲都掐進掌肉裡了,兩人打的那叫一個難分難捨,然後螢在聽見芥川是毛遂自薦去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她頓時氣的腦袋一陣發暈。



评论
热度(10)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