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BG向/長篇】綠螢飛舞

*大寫+花式OOC

*渣文筆

*繁體注意



章之十六

 

芥川完全清醒時身旁空無一人,他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他還記得他和樋口說過話,在那之後他就失去了意識,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病床周圍用淡綠色的簾幕遮擋了光線,卻檔不住味道,那是回憶中的味道,芥川從床上坐起身拉開簾幕,是他熟悉的醫務室,灰髮少女一如往常地坐在窗邊那張古老的搖椅上,那雙總是溫柔澄澈的雙眼現在輕輕的閉著,長長的睫毛像蝶翼般抖動,標緻的臉蛋比起過去平添了幾分嫵媚,少女發出規律輕柔的呼吸聲,很明顯是睡著了。

 

芥川不是一個很喜歡回憶過去的人,但是他不討厭美好的記憶,一瞬間他似乎回到了當年他被螢搭救的那天,當時少女也是這樣,任由搖椅隨意擺動,自己卻睡著了,螢眼皮顫了顫睜開,芥川看見螢綠色的雙眼在張開的霎那閃過一絲恐懼,但很快就消失在眼眸深處,快的讓芥川以為那抹情緒從來沒發生過,「你醒了,龍之介」螢微笑著從搖椅上轉頭看著坐在床上的芥川「這次不用再對我用羅生門了吧」,她站起身走到病床邊坐下,「嗯,看起來沒事了」螢讓芥川的額頭靠著自己的額頭,感受著對方微涼的體溫,「不想笑就別笑」芥川抬手默默的環抱著她,螢強裝出來的冷靜在一瞬間崩解,她像個小孩子般的在他的懷中泣不成聲,發洩著自己的不安。

 

「你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為什麼都不替別人想想?我一路追著你到這裡,你要是不在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螢緊抓著芥川的衣服泣聲說道,灼熱的眼淚透過單薄的上衣熨燙著他的心臟,芥川垂下眼簾,「對不起」對不起,讓妳這麼擔心,這是芥川想表達的意思,但是他卻沒辦法宣之於口,但是螢能明白,這也讓她的眼淚掉得更兇,最後當螢停止哭泣後覺得她把大半輩子的眼淚都掉光了,虛脫的靠在芥川身上,他一下一下的輕撫著螢的背,就像螢曾經對他做過的,有那麼一瞬間螢想不起來要做什麼,只是想這麼待在他的身邊,忽然一陣清淡的米香傳來,螢這才想起她還把粥放在火上煨著。

 

「我…我去把粥拿過來」螢低著頭從芥川懷中退出跑進廚房,關上瓦斯爐的火,把帶著甜香的粥盛進瓷碗裡,拿出湯匙把整碗粥端進了醫務室,芥川伸手想接過湯匙,螢的心裡忽然升起一股想戲弄芥川的勁兒,「我餵你」她說著就在床邊坐下,撈起一湯匙稀飯吹涼了靠近芥川嘴邊,芥川瞥了一眼湯匙,眼神中滿是抗拒,「重傷患不能過度運動」螢毫不客氣地說,俗話說男子漢不吃嗟來食,螢想挫挫芥川那端得比天還高的自尊心來減少他傷重的次數,「已經好了」而且拿湯匙吃飯算過度運動嗎?芥川腹徘,不滿的低聲說,「我說是就是!醫生是你還是我?」螢無理取鬧的回答,面對自己平常總是很溫柔理智,但只要扯上他受傷的事就會鬧小脾氣的戀人,芥川的耐心額度似乎是永遠也用不完,要是換成其他人早就直接羅生門掉了,他默默地吞下湯匙裡的稀飯,螢對此十分滿意。

 

等螢餵完芥川一整碗粥後,螢這才想起之前被她剪開扔在地上的那件外套,雖然說衣服可以買新的,但是芥川好像特別喜歡那件外套,她完全可以可以理解師控的心態,那件外套簡直跟太宰治身上穿的風衣是情侶裝,螢突然一陣吃味,不過想起芥川失望的表情螢就嘆了一口氣撿起衣服,芥川從螢的表情猜出了她的內心小劇場,嘴角牽起一抹微笑,「你還笑你還笑!芥川龍之介,我上輩子是挖你祖墳還是搶你老婆了?我真是夠衰才會攤上你這貨!」螢鼓起兩頰抱怨,但還是乖乖的把外套拿到廁所的洗臉盆上抹上肥皂用力搓洗,沖洗時從衣服上沖出不少淡紅色的血,衣服上還有不少割裂的地方,不難想像當時的戰鬥有多麼激烈,不過到底是誰能把芥川傷的這麼重?芥川的戰鬥力在黑手黨還是一等一的呢!

 

螢的心裡浮現兩個人選,她略過太宰治,因為她在芥川受傷前幾分鐘還瞥見他悠閒的晃進了資料室,那麼就只剩下一個人:目標的中島敦。螢看過他的異能,“月下獸”的特性的確是羅生門的硬傷,畢竟羅生門再兇狠,嚴格上也只能算輔助型異能,論近身戰是絕對不利的,雖然芥川可能自己也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不過再怎麼補強也強不過本來就有的性能,螢清洗完畢後把外套上的水擰乾,心裡也有了結論,她是很心疼芥川受傷,但不代表她會沒有判斷力的一味護短,螢不打算把這筆帳記在偵探社頭上,因為這整件事是那個組合的老大起的頭,不管是偵探社還是黑手黨都只是被那些人操縱的棋子,不過...為什麼要在中島敦身上投下如此龐大的金錢呢?七十憶這種數字可不是說笑的,難道他身上有什麼藏寶圖之類的東西?螢把衣服掛到窗外風乾時想道。



评论
热度(10)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