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BG向/長篇】綠螢飛舞

*大寫+花式OOC

*渣文筆

*繁體注意

*再說一遍,這裡是芥川x原創女主,【芥樋派】請慎入!!慎入!!慎入!!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章之十

 

日子如流水般逝去,螢順利的從大學畢業,成為了社會新鮮人的其中一員,如果替黑手黨工作能被稱為社會人士的話,螢在港口黑手黨工作已經有一段時日,那些日子每天的模式就是進醫務室、看書、替芥川和黑手黨裡的其他人療傷,然後每天晚上芥川總是會從窗戶爬進螢的家跟她一起睡,而且早上起來一定會發現自己被當成抱枕,螢對這點從一開始的尷尬,到現在已經完全習慣了。

 

爾後螢意外的發現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可以無效化其他異能,就是自己的治愈系異能對他也不起作用,醫務室裡的藥品和繃帶基本上都是為了他準備的,找到報復手段的螢每回替他療傷都面帶溫柔笑容,絲毫不嫌浪費的往他的傷口倒上整整一瓶雙氧水,然後春風得意的看著太宰治臉色發白的抓起一捲繃帶落荒而逃,搞的太宰治只要看到她就反射性躲的遠遠的,此舉讓她在黑手黨裡的聲望和地位一下子水漲船高,眼見自己那腹黑的老師都被整的如此狼狽,讓芥川不得不考慮是不是應該少受點傷好讓螢少生氣。

 

螢在這裡也過的很是舒心,不用隱藏自己是異能者的事實,還可以待在芥川的身邊,而且在她看來港口黑手黨其實算不上真正的惡人,他們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這座城市,儘管這方式是扭曲了點,所謂善與惡只是因為立場不同,然而好日子沒過去多久,壞消息就傳來了,港口黑手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幹部太宰治•叛逃,剛開始聽到這消息的螢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那個上星期還帶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絕望表情來給她療傷的太宰治,叛逃了?螢從搖椅上站起來,奔向地下室,她知道芥川一定在那裡。

 

芥川背靠牆坐在地上,臉龐被碎髮遮掩住看不出表情,但是螢知道他一定很絕望,她無法分擔芥川的痛苦與悲傷,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他身旁,螢輕輕抱住他,一下一下的,溫柔的撫摸他的頭髮,忽然芥川死死的反抱住她,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的浮木般緊緊的抱著,螢心疼的感覺到他正在發抖,「不要離開我...」他破碎的聲音飽含著悲痛,「不會離開你的喲,龍之介」螢溫柔的說「你瞧,就算你不告訴我你在哪裡,我也追到這裡來了,我怎麼可能會離開你呢?」,他把頭埋在螢的頸間,螢可以感覺到有溫熱的液體順著鎖骨滑下,滲入衣服中,哭出來就好了,如果連眼淚都掉不出來問題就大條了,螢輕撫著芥川的背鬆了口氣,那天兩個人就在陰暗的地下室裡待了一整晚。

 

一切都回到正軌,只是從這次事情之後,芥川原本就沒甚麼表情的臉上更少顯露出情緒了,只是對螢來說他還是那個溫柔的芥川,其實應該說芥川所有的溫柔都給了她,儘管臉上沒表情螢依然有能力知道他的想法,芥川依舊認真工作,到現在已經有自己的部下,名字是樋口一葉,是個女孩子,螢也見過她,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她很喜歡芥川,只不過遲鈍如他根本沒發現,「這樣好嗎?那個樋口,看起來很喜歡妳的芥川耶」在進入黑手黨不久後交上的朋友,尾崎紅葉在一次療傷的過程中對螢打趣道,「”我的”芥川?」螢手一抖,差點讓異能失控,紅葉驚訝的看著她:「你不知道嗎?妳追著芥川進入黑手黨現在傳的人盡皆知呢」,螢的眼角抽了抽,這裡真的是黑手黨不是娛樂圈吧?

 

「算了,回到剛剛的話題,真的沒關係嗎?」紅葉追問,「…龍之介不是物品,只能看他怎麼想」螢老實的回答,紅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她:「妳就是太老實才會被壓著欺負,姐姐告訴妳,要先把那傢伙拐上床之後…」,螢覺得在繼續聽下去可能會讓她的三觀盡毀,當機立斷的結束了療程,把這尊大佛請了出去,螢坐在搖椅上搖著,不知不覺嘆了一口氣,要說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那是謊話,只是能怎麼辦呢?她已經離不開芥川,螢心煩的閉上眼睛,陽光下面容精緻的少女閉著眼睛微微促起眉,讓她看起來像個脆弱易碎的瓷娃娃,完成任務回來的芥川就是看見這畫面,芥川皺起眉頭,他看的出來她有煩心事。

 

「怎麼了?」芥川走到螢的旁邊問,「龍之介對樋口怎麼想?」螢張開眼睛淡淡地看著芥川,「沒用的部下」芥川毫不猶豫的回答,螢或許對自己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但是一旦弄清楚了她就不允許自己再拖下去,她想知道一個明確的回答,「樋口喜歡你,龍之介,你有注意到嗎?」螢傾身直視芥川,芥川愣住了,果然是沒有呢,螢默想,「那麼,我喜歡你,不是對朋友的喜歡,是戀人的喜歡,你怎麼想?」螢緊接著問,芥川沒有回答,螢有點失望,眼神從芥川臉上移開,「抱歉,說了讓你困擾的話,剛剛的話你可以全部忘記」她輕輕地說,從搖椅上起身從芥川身邊擦身而過,打算走出去,這時芥川拉住了她的右手,硬是把一個冰涼的東西推上她的中指,「…欸?」螢回頭看了一下,一個樸素的銀戒指,沒有其他多餘的裝飾,中間只鑲著一顆小小的橄欖石,讓螢聯想起她的眼睛。

 

右手中指…名花有主?螢懵了,「螢,我的名字,只有你可以叫」用低沉的聲音在螢的耳邊說完這句話後芥川便離開了醫務室,臉色看起來蠻正常的,只要忽略他從頭髮中露出的發紅的耳尖,螢失神的跌坐在地上,芥川是給她答案了,而且還非常明顯,她脫下戒指檢視,戒環內刻著大寫的A.R,芥川龍之介(Akutagawa Ryunosuke),螢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感覺襲來,這不是夢,芥川是真的想跟她在一起,她哭了,第一次是思念的眼淚,第二次卻是喜悅的淚水。


评论
热度(20)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