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BG向/長篇】綠螢飛舞

*大寫OOC

*渣文筆

章之一

在辦完父母的喪事之後,八歲的綠間螢覺得自己被掏空了,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她的父母只留給她一棟小房子和一點點的存款,只靠存款根本活不到下個月,一旦錢財用盡,接下來等著她的未來要不是被送進孤兒院,不然就是餓死路邊,要想活下去就得淪落到偷拐搶騙,這是螢最不想看見的,而被送進孤兒院也不在她的選項之內,該怎麼辦呢?螢穿著去喪禮時的洋裝茫然地在大街上亂晃,小小的腦袋瓜裡閃過一個又一個的念頭,根本沒在看路。

 

就在這時,她撞上了一個手裡拎著一大堆東西的中年美婦,螢驚慌的道歉:「對不起,都是我不小心…」,「沒關係,我自己也有點恍神」婦人泰然自若地回答,然後注意到螢蒼白的臉色,「我說妳沒事嗎?臉色不好噢」,這是當然的,因為今天一整天螢是粒米未進,「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螢不好意思地的說,「那要不要到我店裡來呢?就算當作賠禮」婦人掩嘴笑道。

 

婦人口中的店原來是指開在綠間家附近的那間甜點店,螢以前的家境算不上富裕,對於這種單價高昂的西式甜點向來都是只能看看,如今她竟然能夠一次吃到好幾種,令她有一種不符合現況的欣喜,飢腸轆轆的螢開始動叉,盡量用不那麼失禮的儀態把蛋糕塞進口中,「妳叫什麼名字?為甚麼一個人在街上亂晃?」老闆娘坐在螢的對面,雙手托著下巴好奇的問,「我...我叫綠間螢,就住在不遠處,今天是我爸媽出殯的日子,但是我的父母沒有任何已知的親戚,沒有人會收留我…爸媽留給我的錢財只夠我度過這個月,等到那些錢用完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過日子,所以…」螢放下叉子低頭組織句子,想到逝去的父母眼眶又紅了。

 

「所以才在街上亂晃是吧?」老闆娘嘆口氣接話,「我也沒辦法收留妳,但我這裡倒是缺了個端茶送水的小妹」老闆娘淡淡地說,螢一聽眼睛亮起來:「請讓我做!」,「明天九點準時開店,禁止遲到」老闆娘喝了一口杯中的紅茶,螢激動地站起來鞠躬:「是!謝謝您!」,「回去休息吧,臉色怪差的」老闆娘說著便站起來走到櫃檯後面,「失禮了」螢再度鞠了一鞠躬,離開甜點店,走在回家路上,螢一想到能繼續住在原本的家,心情便不知不覺的好起來,儘管至親逝去的悲痛還在,當螢越來越接近自己的家,遠遠的,她看見有一個人倒在她家門口。

 

螢趕緊加快腳步,跑到那人身旁蹲下,是一個黑髮男孩,年齡大概跟她差不多,全身骨瘦如柴,他的衣服簡直是掛在他身上的,而他身上的衣服與其說是衣服,倒不如說是一塊破布,上面這一條縫那一個洞的,還染滿了血跡,沖天的血腥味讓螢的眉頭皺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男孩身上也是傷痕遍布,有些還在繼續流血,他的皮膚蒼白的可以,眼睛緊緊閉著,呼吸十分微弱,彷彿下一秒就會斷氣,螢看了一下他來的方向,「貧民窟啊…」她自言自語,雖然爸媽曾告誡她不能輕易讓貧民窟的人進家門,但是她也不願意讓人死在她家門口,所以螢只好認命地把男孩搬進屋,男孩的體重大概只比一包棉花重一些,令人心疼。

 

螢把男孩搬進自己房間,放在床上,先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剝下來,決定過一會再來處理這些衣服,然後取來一盆水和乾淨的毛巾把他全身上下都擦過一遍,男孩身上傷痕累累,新傷舊傷一堆,看著格外令人心酸,螢決定動用自己的能力,儘管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治癒他身上的傷口,螢伸出手輕聲說:「聖母禮讚」,一層螢綠色的光芒覆蓋在她的手上,像螢火蟲般的光球從光芒中分離,環繞在男孩周身,溫柔的治癒著男孩的傷痕,最後總算把他身上的傷治好了一半,這已經是螢的極限了,再繼續下去連螢自己都會昏倒。

 

螢把剩下的傷口處理好,從父親的衣櫃裡找出一些比較小的舊衣服替男孩穿上,拿起那些染血的衣服和水盆走出房間,螢把沾滿髒污的毛巾燒掉之後,便把衣服丟進洗衣機裡,還加了好幾勺的洗衣精,等做完這些事之後,螢走進廚房替男孩弄了點白糖粥,長期饑餓的人最好是吃點糖,這是母親告訴她的,她開小火讓粥慢慢熬,然後走回自己房間,看看依舊睡著的男孩,自己走到窗邊那張搖椅上坐著,現在是下午,正是太陽充沛的時候,螢曬著太陽,搖著搖著,自己也陷入夢鄉。

评论(3)
热度(18)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