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BG向/長篇】歲月靜好

*OOC有

*渣文筆

章之二

隔天東菱一睜開眼睛就看見太宰治笑咪咪地站在她的眼前:「早安,小千草」,小千草?我跟他有這麼熟嗎?東菱默默吐槽,但是看在今天她睡到很飽的份上,她決定不跟太宰計較稱呼問題,「早阿,太宰先生」東菱撩起睡覺時遮住眼睛的亂髮回答,早上的一縷陽光穿過窗簾縫隙照在她的臉上,讓她那隻碧綠的眼睛宛如最上等的祖母綠般閃閃發光,「哦呀,小千草的眼睛…」太宰瞇起眼睛說,很詭異?很討厭?很不吉祥?東菱起床後默默的在內心接話,「真漂亮呢!」太宰笑咪咪的說完,東菱征愣了一下,很久沒人這麼說她的眼睛了。

「太宰先生真是特別呢,別人都說我的眼睛不吉利來著」東菱說著就拎著從衣櫃拿來的衣服踏進浴室,「別在乎別人怎麼說,小千草自己又怎麼想呢?」太宰隔著一扇門反問,東菱換好衣服、戴好隱形眼鏡後打開門:「我很喜歡這眼睛哦,因為對我來說,這眼睛是我跟媽媽之間的連結。」,「媽媽?說起來你是一個人住?父母呢?」太宰接著問,既然要同居,告訴他基本的信息是必須的,這麼想的東菱回答:「我沒有父親,母親兩年前年生病死了,喏,床頭那張那是她的照片」。

「看起來是很適合殉情的對象,真是太可惜了」太宰爬到床頭坐在相框前感嘆道,東菱的臉上滑下三條線,拿起放在相框旁的手錶戴上,手錶的樣式並不特別,金屬的錶帶上用綠色的萊茵石鑲嵌成幸運草的形狀,圓形的錶框上鑲著水鑽,錶盤也是綠色的,看起來就是普通的女用手錶,但是太宰卻眼尖的發現相片裡的女人左手腕上也帶著相同的錶,大概是遺物?他想道,看著房間裡正在整理包包的那一抹倩影,沒有繼續盤問東菱的身家,反而開口問:「小千草今天不工作?」,「恩,今天休假,而且大學也沒有課,我想去圖書館來著…」東菱不加多想順口說,「等等,你怎麼知道…?」東菱回答到一半忽然覺得不對勁,她明明沒有告訴太宰她在工作,「妳剛剛講了」太宰露出可愛的笑容說,所以剛剛是在套我的話?腹黑?東菱瞇起眼睛檢視著小小的太宰治,太宰也笑咪咪地看著她,最後,東菱放棄了,因為她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從那張精緻的小臉上看出些什麼,「算了…總之我今天要去圖書館,你跟著來嗎?」東菱扶額問,「好啊」太宰欣然答應。

「雖然昨天晚上忘了問,不過這裡是哪裡?」在前往圖書館的途中,太宰把頭從口袋中探出問,東菱撥了撥被風吹亂的長髮回答:「中國啊,倒是太宰先生是從哪裡來的呢?」,「小千草覺得呢?」太宰反問,「太宰先生會說日語,果然是從日本來的吧?」東菱不太確定的說,「對哦,我是從橫濱來的,我還是偵探呢,我還會異能,只不過以現在這副身體不太好使出來」太宰愉快的說,要不是太宰是以這小身板在說話,東菱還真的會以為自己遇見了宅女屬性的朋友稱為”中二”的人種,不過異能甚麼的,這個世界上存在嗎?難道太宰先生是從異世界來的?東菱越想越覺得這是很有可能的,畢竟這個世界上哪裡有只有十公分的人類?她決定等待會到圖書館再查查相關的資訊。

在東菱出神的時候,太宰卻說了:「我都已經告訴小千草我的事了,小千草也告訴我妳的事嘛!」,「欸…恩…你想知道什麼?」東菱連忙回神問道,「甚麼都可以哦,只要是小千草的事」太宰笑笑說,「恩…像我的身家…之類的?」東菱不確定的問,太宰點點頭,東菱沉吟了一會才開始組織詞句,「我的名字其實嚴格來說不叫千草,我正式的名字叫鳳東菱,千草只是媽媽替我取的小名,」她回憶「我的母親是日本人,不過她自己也是混血,聽說外祖父是俄國人,不過我沒見過就是了,媽媽很少談起她自己的事,所以我也不大知道她的過往,恩,還有,我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所以母親過世的現在我得一邊上大學一邊打工賺生活費,大概就這樣了」。

「小千草不恨妳親生父親嗎?」太宰輕聲問,東菱看著越來越接近的圖書館,「沒有愛何來的恨?」她雲淡風輕的回答,這是真的,事實是,她不在乎自己的父親是誰,反正只是提供一顆種子的人,她只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行了,太宰被這句話堵住了嘴,沒再開口,兩人就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之中抵達了圖書館,圖書館裡格外靜謐,人也不多,走在書架間東菱看起來比平常放鬆的多,「太宰先生果然想看日本文學吧?」東菱小聲地問,「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想看有關自殺守則的書呢」太宰閒適的說,東菱的頭上出現了幾隻嘎嘎叫的烏鴉,「沒有那種書…就算有也是禁書吧…」她頭痛的說,但東菱還是盡責的站在日文圖書區的書架前,找著跟自殺有關的書,她的手指滑過一排排的書脊,最後停在一個熟悉的名字上,「人間失格…作者…太宰治」東菱抽出那本書,輕聲讀出封面上的字,「啊」她和太宰同時瞪大了眼睛。

评论(1)
热度(18)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