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BG向/長篇】綠螢飛舞

*大寫+花式OOC

*渣文筆

*繁體注意


章之三十

 

「所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呢?」螢看著中島敦,「啊,當然,如果你不想說其實我也不會強迫你說啦,畢竟怎麼說我也是黑手黨的人」她苦笑道,「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敦黯然地低下頭,柔軟的白色瀏海從臉畔垂下,螢沒有催促他,敦才吞吞吐吐地把事情的經過講了出來,一聽到Q螢的眉頭就皺緊了,竟然讓這麼危險的人物去對付手無縛雞之力的非戰鬥人員,黑手黨這次實在做得太過火了,而且對方還是精神系的異能啊,難怪當初要這麼大費周章的封印他。

 

「我覺得敦君想保護誰的心情是很好的哦」螢微笑著對中島敦說,「但是我…」中島敦沒有說完句子,「不過敦君在保護別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呢?」螢繼續道,「欸?」敦不解的抬起頭,螢微微笑:「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保護別人,這是我觀察下來的結果,但是以自身性命為代價換來的生命不是一種餽贈,而是一種折磨」,看看被自己的話搞昏頭的中島敦,「這麼說好了,假設今天你落入了”如果你不死,鏡花就活不成”的情況,你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死亡吧?」螢打個比方。

 

中島敦點點頭,「那你有沒有想過鏡花的感受呢?也許你認為活著就好了,但是如果活著的時候每分每秒都是種折磨,我個人認為那倒不如死掉會好些」螢淡淡的說著,她垂下眼睹,「我的話不知道你能聽進多少,不過希望你能想想這件事」螢喝了一口咖啡,中島敦低著頭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中島敦抬起頭看著對面的少女,一縷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在少女沉靜的螢綠色眼瞳上,彷彿是最上等的琉璃。

 

「芥川曾經說過,鏡花如果不殺人就沒有活著的價值…為什麼要這麼說,明明她只是個小女孩…」中島敦困難的吐出句子,「龍之介這麼說?」螢饒有興趣的望著敦,他點點頭,「偵探社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黑手黨的人都知道龍之介是被太宰先生從貧民窟撿回來的,在那裡食物就是一切,搶奪、殺戮,那是家常便飯,生長在那種環境裡,人生全部的目的就是活下去,為此就要戰鬥」螢看向敦「不戰鬥的人只能被淘汰,淘汰意味著死,所以龍之介要求鏡花去殺人,只是希望她能活下去,僅此而已」。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龍之介其實是很溫柔的,只是他的行動常常讓人誤解,然後他自己又不擅長解釋」螢露出溫柔的笑容,「綠間小姐真的對芥川很了解呢」中島敦看著螢的笑容不禁說道,「那是當然的,我跟龍之介可是打八歲就認識了,你知道他第一次出現是在我家門口…」興致上頭的螢正打算挖芥川的老墳,然而一切的言語卻在她瞥見自己手錶上的指針時全部化為烏有。

 

「已經這麼晚了!?慘了慘了,這個時間龍之介已經回來了啊!」螢慌張地收拾東西,一口氣把杯子裡剩下的咖啡灌進胃裡「之後的事我下次再跟你說啊,再見」,她匆匆忙忙的離開咖啡廳,留下一臉茫然的中島敦,螢快步回到黑手黨總部,一路用衝的進醫務室,鬆了一口氣的發現芥川沒有在房間裡,但是…「妳玩得很開心嘛,螢」芥川從門外走進來,帶著一身黑氣,「龍…龍之介…那個…」螢驚慌的慢慢後退,眼看著芥川步步逼近。


评论
热度(5)
© 水晶 雫|Powered by LOFTER